有数据显示,截止 2017 年 12 月,翼龙贷的服务已经覆盖了全国 1200
多个区县以及数万个村镇,近 48
万户次“三农”家庭、个体工商户及小微企业获得有效的资金支持,而且翼龙贷的用户量已有将近
560 万,成交额也突破 800 亿。

翼龙贷方面称,目前,翼龙贷不良贷款居于行业最低水平。

作为中国首批面向农村的P2P平台,翼龙贷自创建以来便立足“三农”,创新开展三农互联网金融工作,解决了农民借款难的问题。创始人王思聪觉得做农村金融的“守望者”并没有问题,自己还要做扛旗手,不过最近两年高达30多条的民间借贷纠纷,让这个守望者变成了“催债者”。

在王思聪说的几件“大事”中,除了谋划上市之外,翼龙贷的国际化战略也在实施之中。

更多资讯可登录运营商世界网(telworld.com.cn),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tel_world

如今,王思聪自称已成为“三农互联网金融专家”。之前,他总结说,农村金融服务“好人干不了,坏人干不好”。

在如此可观的数据之下,翼龙贷频繁现身于民事诉讼似乎有点不太合常理。作为借贷平台,收回借款无可厚非,不过在这之前,王思聪似乎并未想到农民在有借贷资金支持之后,还款能力也还是相对较弱。

图片 1


“守望者”到“催债者”,或许并不是王思聪想看到的,但是在公司成立了11年之久后,这样的情况还是时常发生,或许王思聪也该考虑考虑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了。

在王思聪看来,对“三农”而言,目前是最好的发展时期:城市反哺农村、财政补贴及政策扶持都向农村倾斜,此外,特色农业、绿色食品等需求越来越大。

责任编辑:

2014年12月,美国P2P鼻祖、全球最大的P2P平台借贷俱乐部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公司市值达到85亿美元。Lending
Club上市似乎给全球P2P市场打了一针兴奋剂。

运营商世界网 左燕茹/文

独立上市计划启动

本来是想成为农村金融的“守望者”,为解决农民借款难的问题,结果在借款成功后却又变成了农民的“催债者”。

事实上,直到今天,翼龙贷仍处于烧钱阶段。按照王思聪的设想,这个阶段可能还会持续一两年。“未来的创业一定是先赔得起。”

因为出身于农村,自小在农村长大,因此王思聪对农民、农业、农村都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所以王思聪在众多互联网金融平台都拥抱发展较好的一二线城市之时,毅然的将翼龙贷的发展方向定位在了农村金融领域。这也就导致翼龙贷的债权端服务有95%以上是从事特色种植业、养殖业的“三农”群体。

这种模式被翼龙贷称为核心竞争优势。谈及这种模式,王思聪谈道,经过多年打磨,从加盟模式、损贷率控制到农村定位,翼龙贷的模式已逐步清晰。加盟模式实际上是一种分享经济,“在移动互联网倡导新的商业模式时,我们将价值和利润分享给县、市、区加盟商。”王思聪说。

翼龙贷共涉及的124条法律诉讼中,有32条都是关于民间借贷纠纷的。在这其中,翼龙贷作为原告或者申请人出现的有24条,被起诉人的身份大多为农民。而且只有4条是起诉公司,7条作为被告出现。有意思的是借款合同纠纷竟比借贷纠纷还多,为46条,或许也说明翼龙贷的合同存在漏洞。

时至今日,农村金融供需缺口依然较大。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农户贷款余额5.4万亿元,仅占各项贷款余额比例的6.4%;城镇和农村每万人拥有银行类金融服务人员的数量比达到了329:1。

运营商世界网(官方微信公众号tel_world)——
TMT行业知名新锐媒体,一家专注通信、互联网、家电、手机、数码的原创资讯网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为一名互联网老兵,王思聪早在1997年就创立了CE88贸易和电商网站,成为互联网浪潮第一拨试水者。进入互联网领域之前,他创办过社会职业教育学校,做过服装贸易,还从事过进出口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案件中,起诉原因基本都是借款或者逾期利息未能偿还,被告不出席法庭现场的现象也比较多。虽然在2017年8月,董事长职务已经由王思聪的夫人,翼龙贷联合创始人、翼龙贷副总裁张璇接任,但是法律诉讼的数量依旧没有下降

除了流量,互联网金融企业更重要的是有信誉及大众的理解。“有了联想的信用背书后,翼龙贷的客户基数有了一个大幅度增加。”王思聪说。

这个王思聪,并非是有“国民老公”称号的万达集团董事长儿子王思聪,而是P2P网络借贷平台翼龙贷的创始人,只不过两个人是同名同姓罢了。王思聪毕业于北京大学,20岁开始创业。2007年创办了翼龙贷,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人。

“100亿是个槛。”王思聪说,意味着这个企业无论是风险控制、团队建设还是业务模式等都上了一个台阶。此外,“交易额突破百亿元,在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是一小步,对普惠金融、农村互联网金融却是一大步。”

原标题:翼龙贷2年30多条借贷纠纷 创始人王思聪从“守望者”变成“催债者”

对于农村借贷而言,最大的问题是农民群体系统化的征信信息缺失。在农村开展金融服务一定要懂农民、懂农村,这是王思聪的切身体会。起初因为不太了解“三农”,翼龙贷也曾走过一些弯路,交过不少“学费”。

图片 2

征信难度大、融资成本高,以及不良和呆坏账率居高不下,这成为多数金融机构不愿涉足农村的原因。

在王思聪看来,今年是P2P洗牌年。他认为,一些抗风险能力低、资本金不充足、团队建设不好、管理能力欠缺的草根平台将被淘汰出局,而交易额过百亿的平台基本都拿到了投资,这些企业还会再平稳发展一两年才会到拼杀期。

翼龙贷真正的发迹始于入驻温州金改。

作为“三农”P2P领域的拓荒者,翼龙贷是国家首个金融改革试点的金融服务企业,也是首个在营业执照经营范围里加入“民间借贷撮合业务服务”的P2P网络信贷企业。

联想控股上市之后,翼龙贷成为国内第一家母公司上市的P2P公司。“已启动独立上市计划,最快今年年底借壳上市。”王思聪透露。

如今,翼龙贷已深耕农村7年。过去几年间,王思聪几乎每月都会去农村一至两次。农村金融市场潜力之大,令他感到吃惊。

据估计,目前整个行业交易额过100亿元的P2P平台有10家左右。那么,交易额过100亿元意味着什么?

去年11月3日,联想控股入股翼龙贷。此后,翼龙贷的发展驶入了快车道:2014年11月27日,翼龙贷实现总交易额20亿元,之后仅仅用了75天即达到30亿元,69天内增长至40亿元,31天后突破50亿元,从50亿元到100亿元用了不到100天。“预计翼龙贷明年的贷款规模将可以做到500亿到800亿元。”王思聪说。

互联网绑定泥腿子

相关文章